七乐彩走势图列表
首頁>走近宋慶齡>生活故事
百年潮:我給宋慶齡做保健醫生
發布時間:2010-02-22 10:04

        來源:2010年第2期《百年潮》

 

 

  1956年10月,宋慶齡和毛澤東、周恩來、陳毅、張聞天在中南海

 

 

  一九七九年,宋慶齡親切會見老朋友馬德海和耿麗淑

 

  宋慶齡與身邊工作人員合影

  胡允平 口述 黃玉抒 理

  胡允平,上海華東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76年2月至1979年2月任宋慶齡的保健醫生。她在本文回憶了宋慶齡生命中最后幾年在上海的日子里,她給宋慶齡擔任保健醫生的情況。

  為宋慶齡做日常醫療保健

  1976年1月29日,我們華東醫院王贊舜院長帶著作為宋慶齡保健醫生的我第一次走進宋慶齡的家(淮海中路1843號,現上海宋慶齡故居)。這次其實是把我介紹給宋慶齡。當我們走進宋慶齡家客廳的時候,她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椅上。看到我們來了,她連忙起身,大家互致問候。王贊舜院長簡單地向她介紹了我的情況以后,說道:“胡醫生工作很負責,很仔細的。”宋慶齡輕輕地點頭示意。隨后,我和北京的宋慶齡保健醫生顧承敏大夫進行了交接。

  2月5日,我作為宋慶齡的保健醫生第一次給她看病。當時和我同去的護士是沈秋華,1978年l2月以后就是盛學素。那天下午2點,華東醫院派車把我們送到宋慶齡家門口,當我們到達她家的時候,宋慶齡的警衛秘書杜述周早已在門口等著我們。他領著我們穿過走廊、客廳、飯廳,來到飯廳左手邊的一間小屋子,這就是以后我給宋慶齡看病的小診療室。診療室里對著門放著一張床,床旁邊有一個小沙發,進去的時候兩邊有桌子和椅子。當我們走進這間小診療室的時候,宋慶齡已經躺在床上等著我們。

  宋慶齡穿著一件黑色的對襟上衣,下穿藏青色的褲子,腳上穿著一雙布鞋。我一見到宋慶齡,立刻說:“首長好!”她也熱情地與我們打了招呼。然后,我們開始工作。我先是給她進行檢查,接著給她治療,緊接著針對她的情況開藥。然后告訴她檢查的結果,并將下次的診療打算告訴她。在這次治療的間隙,宋慶齡還邀請我們到花園里散步,散步回來后,我又向她詳細匯報了針對她的情況我們制定的醫療保健方案。

  我們一般是一周去一次,宋慶齡非常客氣,每次都會事先征詢我們下一次就診的時間。因宋慶齡上午一般要處理公務,而那時我也很忙,不是宋慶齡的專職醫生,我還管著病房,所以大家約好,基本上都是下午去,一般在下午2點。每次去宋慶齡家的時候,我和護士都有一個習慣,就是要先換一件干凈的襯衣,因為上午在醫院查房要接觸許多病人。通常我們都是在2點差5分左右到。宋慶齡也非常準時,每次我們到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床上等著我們。

  每次一開始都是進行例行的檢查,首先問問她近來的身體情況,然后給她量血壓、聽心肺、摸肝脾,再接下來就是給她做治療。宋慶齡的病癥主要有三種:一是骨關節病,她的主訴是腰痛,由此影響到走路,她脊椎的骨骼有點增生和骨質疏松,膝關節有點軟骨炎,并不是很嚴重,其實就是老年病,我們主要采用了推拿、理療和傷科正骨手法進行治療。二是皮膚病,她雖然患有皮膚病,但是她的皮膚卻很好,在上海期間并不經常發。在治療方法上,我們經常用一些進口的外用藥。三是宋慶齡的左眼瞼長了—個小囊腫。

  我們常常是一邊治療一邊說話,有時候說著說著,她躺在床上就睡著了。有時候我們會聊聊她的身體情況,諸如我問她吃飯、睡覺好嗎,腰痛嗎,關節疼嗎,皮膚癢嗎。宋慶齡常會給我介紹一些她在英文雜志上看到的有關醫學內容。但是她不太談她家里的事情,只有一次講到她的媽媽,說她媽媽非常重視對子女的教育,叫她們學鋼琴等,至于家里其他的人,她則從來不談。治療的間隙,宋慶齡有時還邀請我們去花園散步。

  在每次治療過程中,我會把宋慶齡一周要用的藥物開好醫囑,由護士把這些藥物按照早中晚的順序依次排好,交給宋慶齡的保姆。宋慶齡還專門給我準備了一個本子,她要求我把一周要注意的事項寫在上面,以防忘記。她非常仔細地看過我寫的醫囑,在治療過程中,經常會問我一些關于醫囑上寫到的問題。每次診療結束后,我們都看著她理好衣服,在樓梯口與她道別,目送她上樓,她經常在上樓走到半中腰的時候回頭和我們招手示意再見,我們從不去樓上她的臥室里診療。宋慶齡對我們很好。只要在上海,她在春節前都要請我們吃飯,而且想得非常細致周到,為了照顧我們與家人團聚,她從來不把吃飯時間定在除夕之夜,而是提前幾天。每次吃飯的時候,她總是要我緊挨著坐在她的右手邊。吃完飯后,她還請我們看電影。每年年底的時候,她都要寄一本掛歷給我,以示新年祝賀,而且每次都要送給我一些禮物。過春節的時候,她還送給我們賀卡,都是她親筆書寫的,很珍貴。

  在我給她做保健醫生的幾年里,宋慶齡基本上是春節前回上海,因為她始終覺得上海是她的家,北京是辦公的地方。我有一個簡單的記錄:1976年2月5日我第一次去她家,那一年宋慶齡住的時間很長,到11月底才走;但是到了1977年春節前又回到上海,時間是1977年2月28日到5月19日;1978年宋慶齡沒來上海,但是1979年來了,我是1979年1月3日去她家,最后一次給她看病是1979年2月22日,這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她家。

 

七乐彩走势图列表 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上电玩城注册送100元 浙江省12选五基本走势图 现金打鱼送32可提现金 福彩35选7怎么选号 新疆时时万能七码 幸运中彩票东坡下载 现金打鱼送32可提现金 浙江福彩十二选五开奖号